香港电影那些事

@Ta 03-09 06:36 286点击
李连杰香港发展的血泪史:蔡子明事件
2008-07-20 20:36阅读:6,552
刘嘉玲被绑架案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所在,然而16年过去了,刘嘉玲对于此事在媒体面前透露的仅有只言片语。但近日,她却破天荒在接受香港作家林燕妮采访时首次谈到了轰动一时的绑架案,称当年被绑架是不肯接拍一部戏,因而得罪了黑帮老大,她甚至还承认后来梁朝伟已经知道了是谁干的。如今,很多人依旧对刘嘉玲这一回答抱以将信将疑的态度,认为这仅仅是她的托词,直到文隽昨日在博客中首次证实了刘嘉玲的说法。在这篇名为《刘嘉玲当年被逼拍片 那是一个怎样的年头》的文章中,文隽这样写到:“大家或许会好奇,那是什么年头?让我告诉大家,那正是香港电影界最好的时刻,也是最坏的时刻!连黑社会都来赶这趟浑水。”文隽甚至点出了刘嘉玲被胁迫而拍的电影片名《轰天龙虎会》:“刘嘉玲在荷兰出外景拍过的电影不多,很多网民已迅速找到了这部片子的资料,除了刘嘉玲,主演还有刘德华、万梓良等”,他透露,这部电影的老板(也就是绑架刘嘉玲的人---蔡子明)后来因为一宗枪击案被杀,“他的公司当然也倒闭,今天回头看,只能当成历史。”
  

1988年,李连杰和妻子黄秋燕来到美国定居,并在美国开设拳馆,教授拳术,受到当时武术家黎达冲的高度赞扬。同年在美国创出“满江红拳”。李连杰初到美国时人生地疏,语言也不通,在这种时候认识了罗大卫,罗大卫给予他一些热情帮助,这些颇令敦厚质朴的李连杰感动,他认为罗大卫也颇够义气的,便把他当朋友信赖。那段在美国相处的日子,如同亲兄弟般密切。
1989年,在美国拍摄罗维导演的《龙在天涯》过程中,李连杰与罗维有些矛盾。拍完此片后,两人没有再合作。而此时香港的制片人纷纷来找李连杰拍片,一时门庭若市,令他难以取舍。这时,与他交往密切的罗大卫帮他拿主意了,他说与其帮其父罗维拍片, 不如帮其母刘亮华所在的嘉禾电影制作公司拍片。嘉禾是大机构,有信誉,收入有保障,并毛遂自荐要替李连杰当经理人,为他打点拍片的事务。李连杰接受了罗大卫的建议,签他当了经理人,并与嘉禾公司签约两年(1989年5月至1991年5月)拍四部片,每部片酬一百五十万港币。此外他还与罗大卫签了一份十年的经理人长约。
签约嘉禾戏还未开拍,罗大卫便带了李连杰到拉斯维加斯赌场见识,一输便是5万美元,罗向李连杰借钱渡过难关。那时,李连杰并没有钱,罗提议他向嘉禾借钱,起初李连杰不愿意,他曾听人家说过“借嘉禾的钱一世也还不清。”但在罗的恳求下,李连杰向嘉禾借了十万美元,其后投资了7500美元在罗女友的时装店内。但过了不久,罗又欠下赌债5万美元,同样的,让李连杰从嘉禾再借了十万美元。
罗大卫主动要给李连杰做经理人,李连杰想到有一个人专心替自己工作,打理拍片的杂事,他好趁此机会,专心拍片闯出自己的事业,便与罗大卫有了十年的合约。这样一签便是十年的方式,当然嫌草率了些,它将给李连杰带来无穷的麻烦。与嘉禾签约后,股东之一的罗大卫之母刘亮华曾为片酬一事跟李连杰有过接触,洽谈有关如何支付片酬。有几个选择:一、一次付给他四部六百万片酬。二、按部支付。三、支取月薪。
李连杰因听人说不要向嘉禾借钱,因为拿了钱就等于借钱,借嘉禾的钱,一辈子也还不了,于是才选择了按部拿钱,开戏后才支取酬金这种方式。
与嘉禾拍的第一部电影是《龙行天下》,此片徐克任监制导演,而制片却是罗大卫。第二部是开武侠片风气先河的《黄飞鸿》,也在合约期内完成。这段时期内,双方合作平静,少有问题。待到《黄飞鸿》卖座好,嘉禾要拍续集时,问题便来了。
因为李连杰与嘉禾所签合约是从1989年5月至1991年5月中止。合约快结束时,嘉禾提出多签两年的要求,李连杰因为他的经理人罗大卫的双重身份而不愿再与嘉禾续约。
罗大卫一方面是资方嘉禾的制片人,另一方面又是劳方李连杰的经理人,这种矛盾的双重身份,在拍第一部影片《龙行天下》时就被李连杰看出其中的悖理。很明显,假如劳资双方有了矛盾冲突时,他究竟该站在哪一方为谁说话呢?与嘉禾的交往,一直夹着中间人罗大卫,许多指示都经由罗大卫来转达,李连杰与嘉禾的头头邹文怀等,只限于认识而已,中间的一切全由罗大卫张罗着。
罗大卫双重身份,并且涉及到双重利益,许多的事并未全心为李连杰争取,有时还要耍官腔。这些使李连杰对嘉禾不满,日久积怨难解。
李连杰决意不续约嘉禾,并要求罗大卫向嘉禾追索未付的其余三百万片酬,因依照合约,两年之内即使完不成四部片子,其片酬仍是要照付的。
罗大卫回覆说:不签嘉禾,其余三百完的片酬,嘉禾是不会付的。
李连杰于是委托律师帮助,向嘉禾追取应得的利益,但事后结果居然是:嘉禾不会再付李连杰三百万。若他毁约不完成其余两片,李连杰要赔偿嘉禾六百万。
罗大卫此时又对李连杰说:“嘉禾有最好的律师,你斗不过他们。”李连杰当时无人相助孤军奋战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在若干年后回忆到这件事,他说:“我当时心情又痛苦又激动,没有心情再想电影了,只想放弃。想想三百万不要算了。只想回美国的家好好静一静,于是叫嘉禾为我办签证,因为来香港的证件是嘉禾担保的。在美国,我正申请绿卡。
“但在我离港的前一晚,罗大卫告诉我,若不签约嘉禾公司并继续完成两部片约,嘉禾会取消我的签证,并停止我申请绿卡,一切自负后果。”
“我不要钱,什么也不要了,还来追我,还来迫我……一念之间我想到自己的身份、身世,是不是因为大陆人,没有像样的护照,所以人家可以这样对我……”
李连杰当时异常激动,难以平静心情,强拉着罗大卫以朋友的身份来判断此事谁对谁错。罗大卫说:“嘉禾是错的,他欠你钱。”
事情到了这一步,李连杰真是始料不及。令他痛苦的是,李连杰一个人单枪匹马很难斗得过嘉禾公司。与一电影界朋友交谈研究后,他认为还是双方进行协议。
于是,李连杰答应多给半年时间,完成两部片子。唯一条件是:过期每日嘉禾付他二万五千元。但罗大卫的回覆是:“不得再提条件,半年每月只付五万元。”而罗大卫的佣金是二万元,剩下李连杰只得三万元,但为了生活,李连杰也只好接受,因他要嘉禾帮他申请美国绿卡。
此后不久,他回了趟美国,据说是跟太太黄秋燕协议离婚。长久的分离使两人感情逐渐淡化。李连杰为了补偿她,把手头的一切:拍片片酬、住房、汽车、现金都给了太太,好让她和两个女儿在美国可以生活得好点。
在与嘉禾的一系列矛盾中,李连杰也认识到罗大卫是不适合做他的经理人的。从美国回来后,李连杰认为应与罗大卫解约,但双方没有谈拢,事情就搁在那里了。
嘉禾与李连杰之间矛盾仍没有解决,嘉禾再次提出续约两年,李连杰表示愿意考虑,用缓兵之计要求回美国补办绿卡的手续。而嘉禾又使出同样的手法威胁说,如不签约,就上不了飞机,走不了。这段时期,李连杰真正感到世态炎凉,心灰意懒。在香港太受人威胁,时常被人利用。只想回大陆老家生活什么也不要了。
这样的威胁,逼迫李连杰态度愈渐强硬,甚至誓言“绝不签约”。无奈中嘉禾的首脑亲自接见他,允许他回美一段时间考虑前途问题。回美后,李连杰办好了绿卡手续,便正式通知嘉禾不签约,只是延长半年时间拍续集。理由是首张合约合作不愉快。
在以后延长的半年签约期间(6月30日至12月31日),其中10月至12月李连杰都借给金公主拍《东方不败》,金公主每月给他十万港币的生活津贴,并没有在嘉禾拍戏。就在合约期将终结时,罗大卫在这个时候说黄飞鸿续集将在91年12月30日开拍,而李连杰的合约期则是91年12月31日终止。这显然是要拖住李连杰。李连杰逆来顺受,答应多给四个月时间拍续集,但必需有合理赔偿。
黄飞鸿续集开拍,徐克等人日夜赶拍,要在92年4月底完成。
李连杰一再退让,电影拍摄工作已如火如荼。但嘉禾与李连杰还未搞清楚他们之间的合理赔偿,一直没有准确的答复。
电影界人知道李连杰即将与嘉禾脱开,纷纷以厚利吸引他,此时的李连杰因黄飞鸿的威武卖埠身价一跃便超过千万,甚至传说二千万,已名列香港片酬的前位,是数一数二的角色。
在众多电影公司中,新成立不久的富艺公司的创办人蔡子明,与李连杰最为投缘。这一方面是由于蔡子明个人处事的爽快作风与豪迈气度,另一方面是蔡子明对电影事业的一掷千金,视野开阔。
蔡子明创办的富艺电影制作公司,一来便声势浩大,据说蔡子明是荷兰商人,持重金来港投资电影。他显然有进军国际影坛市场的野心。蔡子明找李连杰,从不提拍片之事,只是说“英雄”看重“英雄”,对李连杰武术才华极为赏识,非常希望彼此结识交往建立友谊。
蔡子明说:“我知道你跟罗大卫、嘉禾之间有很多问题。情况很困难,这些我都可以帮你解决。等问题解决了,我们再坐下来谈谈关于电影的事。彼此先交过朋友,其次呢,可以签富艺,不喜欢呢,索性可以不理,江湖兄弟,肝胆相照嘛!”
这番话说得李连杰大为感动,因此时他正是风浪不断。一人孤身作战,而本应该维护他利益的罗大卫也反过来压榨他,面对蔡子明再这种境况下伸出的友谊之手,岂能不令感性的李连杰欣喜,感到柳暗花明呢?!
蔡子明把李连杰的事一把揽在身上,答应帮忙解决嘉禾的麻烦。富艺委托律师,向嘉禾追讨应有的补偿,嘉禾不予理会。蔡子明与律师商议,想了个办法,一定要事情有个结果。
此时黄飞鸿续集《男儿当自强》只差尾场大决战。一整下午李连杰都在赶拍戏,但他镜头一停,便频频看表等电话。大约下午七时左右,李连杰接到律师电话,说嘉禾对补偿之事仍无答复。李连杰该有所行动了。
李连杰脱下黄飞鸿的戏袍,向导演徐克、武术指导袁和平说明原因:嘉禾赔偿一事没有答复,决定罢拍以示抗议。
徐克、袁和平惊讶不已,但无法挽留坚定的李连杰。“罢拍”事情令嘉禾上下震动,一时议论纷纷。一是金钱方面的莫大损失。二方面,如传播开去岂不成为城中“大新闻”,对嘉禾名誉将有很大损害。况且《男儿当自强》早已卖了外埠版权,如果不归队拍完此片,那片子昂贵的制作费将付诸流水。
嘉禾希望能息事宁人,使损失最小,名誉无大伤害,但表面上又不能有被辱的感觉。便发出以牙还牙的警告:若事情解决不来,嘉禾会追究经理人罗大卫的责任。且向法院申请禁止令,禁止所有李连杰的电影上映。
德高望众的老前辈香港导演协会的主席吴思远,主动自荐作中间人,为双方调解,平息这场“罢拍”风波。
此时李连杰躲藏起来,将一切事情都交给蔡子明出头。吴思远不辞劳苦,亲自三次上富艺跟蔡子明谈判。最后大化小,小化无。双方拟定协议,另补给李连杰一张五十万港币的支票。这是吴思远“自己掏的腰包”,嘉禾认为掏钱有伤他的体面,不能开此先例。
从蔡子明出面解决嘉禾与李连杰的争端的办事方法看,蔡子明的确是精明的、有魄力的豪迈大家,且在电影界也是颇为显要的人物。连影圈“大哥大”嘉禾及老前辈吴思远也很给他面子。
在达成协议后两小时,李连杰即出现在拍片场上装了。整个过程,用了六天时间,嘉禾损失不过3、4万而已。雨过天晴,李连杰又谈笑自如,笑容也显得更怡然些。
跟嘉禾纠纷跟经理人罗大卫有很大的关系。李连杰很早便感到他对自己隐瞒欺骗,没有尽力为他争取利益,是不称意的经理人。以前曾跟他谈过解约的事,但罗大卫提出条件:一是不追究向他借的十万美元(在美国时)。二是,李连杰替嘉禾拍片,佣金照抽。三是,十年内李连杰拍的电影,他一样要抽佣金。李连杰不同意第三条,提出只可抽取佣金百分之十。罗大卫先答应了,后不了了之,并没有真正兑现。第二次,李连杰提出解约,罗大卫却提出要为他拍一部他本人投资的电影。李连杰这才发现此人很有心计,是早有预谋引他入局,为他所用的。
自结识蔡子明后,蔡子明的果断英明,有魄力,有气度,很让李连杰欣赏,便决定请他当经理人,代为打点出面。并与蔡子明签了经理人的合约。
这时罗大卫便正式向法院控告李连杰违约。蔡子明不慌不乱,愿意以新经理人的身份应付此事。还让李连杰放心,凡他的事他一律承担。
1992年4月16日的早上,蔡子明在刚走出电梯返回仅离他几步之远的富艺公司时,只听“碰、碰”几声枪响,才当上李连杰经理人的蔡子明便一命归天了。
据报纸报道,蔡子明原姓欧,在广州长大,小时候是广州童党首领。70年代后期,蔡通过在港亲戚申请只身来港,因他处事爽快狠辣,很快便在香港能独当一面,承包大的装修工程。后来他去荷兰发展。
在荷兰生意做得很顺很大。其兄蔡子健后也来荷兰“会合”,生意日益上升。
在80年代中期,蔡子明由荷兰回港,1988年创办富艺电影制作公司,仍与荷兰保持密切联系。但据说只是贸易额超过千万元以上他才插手的。在成立富艺初期,他并不参与电影制作。但后来拍制的电影《轰天龙虎会》卖埠较好,尝到甜头,他才全心投入电影,并以国际版电影为目标。
由于他背景神秘,来头挺大,加之其独来独往的个性,对谁都不买帐,影圈人对他敬畏三分。据圈中人透露蔡子明作风相当海派。这一两年,他便有意网罗影圈突出的导演和演员,希望成为向华胜之后的又一个制片奇人。
天不怕,地不怕的蔡子明在他正年富力强的时候(38岁)却遭两名枪手射杀当场身亡。凶杀案后第二天,天天日报记者接到一名自称杀手的男子的电话,自称为内地杀手,是河南帮,受聘于一位香港的电影监制,以一百万港币刺杀蔡子明,但事后只得50万,所以心中不平而揭发此事。声称不久偷渡回大陆。
但据警方从所用枪支和行事方法上判断,应是外国杀手所为。调查后警方说:蔡的被杀,可能与荷兰的一宗生意有关,在这宗生意中,蔡是中间人,负责找人带货到荷兰,收了一千万元报酬,但送货人一直未在荷兰露面。收货人以为是蔡耍了手段。蔡的解释对方又不信,所以积怨报复。
这件事闹得很大,电影圈中有关人物都被警方盘查,李连杰更是盘查的对象。为了照顾其安全,他搬离以前的半山家中,改住酒店。警方派人到酒店保护李连杰,并做些调查。
正如李连杰所讲的,他跟蔡子明只谈电影,对其背景并不了解。事发的前一晚(即4月15日),他为黄飞鸿的《男儿当自强》做完宣传后,与蔡子明一起吃过晚饭便一直谈天,聊了四个小时。
蔡看过《男儿当自强》的武打场面,认为很好,很想与李连杰设计些更新颖的动作,放入富艺的《新龙门客栈》之内,务求使观众耳目一新。蔡子明还给了很新的构思和意见,两人一起谈笑风生。
没料到10多小时后,蔡便与世长辞。当李连杰在16日早上11时40分接到电话知道这事时,他还不相信。后来证实是真的时,他整个人呆住了。连电话也挂不好,重复了三次,才把电话放回原位。
他与蔡子明是惺惺相惜的,大家都很有抱负,要把电影拍好。蔡子明还付出了不少心血,要把中国电影打入国际市场。他最近还定下大计,准备拍摄《新龙门客栈》,就是为进军国际市场。蔡子明积极邀请史泰龙与李连杰合作,史泰龙的经理表示原则上没有问题,只等洽谈具体的事。
对蔡子明的死有两种说法:一是,他是荷兰的黑帮分子,与人结仇,别人千里寻仇杀他,与李连杰无关。另一说法是蔡子明为李连杰出头,且做了他的经理人,许多视李连杰为“摇钱树”的制片家,欲请他拍片不肯,于是怀恨在心杀人出气。
此时,香港电影圈,正是黑帮势力渗入的时候,接连不断的有恐怖事件传出。继蔡子明之后,黄维朗的被枪杀,此事与梅艳芳有点瓜葛,所以她曾避开电影娱乐圈很长一段时间。稍后,亦因为借巨星拍片而发生抢劫事件,传说:张国忠被人用枪呵责着借出了刘德华,永盛电影公司因不愿出借周星驰而致公司被枪击,金公主院线收到炸弹恐吓的电话等。李连杰当时正当火候,外埠价特高,在日本、台湾、韩国有很大市场,确有人想借李连杰拍片的事。
电影界是不单纯的,近在自己最亲近人身上发生的惨案,令李连杰感到香港娱乐圈太多恐怖。李连杰虽然与蔡子明认识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却是交浅言深,无所不谈,称得上感情深一宗生意有关,在这宗生意中,蔡是中间人,负责找人带货到荷兰,收了一千万元报酬,但送货人一直未在荷兰露面。收货人以为是蔡耍了手段。蔡的解释对方又不信,所以积怨报复。
这件事闹得很大,电影圈中有关人物都被警方盘查,李连杰更是盘查的对象。为了照顾其安全,他搬离以前的半山家中,改住酒店。警方派人到酒店保护李连杰,并做些调查。
正如李连杰所讲的,他跟蔡子明只谈电影,对其背景并不了解。事发的前一晚(即4月15日),他为黄飞鸿的《男儿当自强》做完宣传后,与蔡子明一起吃过晚饭便一直谈天,聊了四个小时。
蔡看过《男儿当自强》的武打场面,认为很好,很想与李连杰设计些更新颖的动作,放入富艺的《新龙门客栈》之内,务求使观众耳目一新。蔡子明还给了很新的构思和意见,两人一起谈笑风生。
没料到10多小时后,蔡便与世长辞。当李连杰在16日早上11时40分接到电话知道这事时,他还不相信。后来证实是真的时,他整个人呆住了。连电话也挂不好,重复了三次,才把电话放回原位。
他与蔡子明是惺惺相惜的,大家都很有抱负,要把电影拍好。蔡子明还付出了不少心血,要把中国电影打入国际市场。他最近还定下大计,准备拍摄《新龙门客栈》,就是为进军国际市场。蔡子明积极邀请史泰龙与李连杰合作,史泰龙的经理表示原则上没有问题,只等洽谈具体的事。
对蔡子明的死有两种说法:一是,他是荷兰的黑帮分子,与人结仇,别人千里寻仇杀他,与李连杰无关。另一说法是蔡子明为李连杰出头,且做了他的经理人,许多视李连杰为“摇钱树”的制片家,欲请他拍片不肯,于是怀恨在心杀人出气。
此时,香港电影圈,正是黑帮势力渗入的时候,接连不断的有恐怖事件传出。继蔡子明之后,黄维朗的被枪杀,此事与梅艳芳有点瓜葛,所以她曾避开电影娱乐圈很长一段时间。稍后,亦因为借巨星拍片而发生抢劫事件,传说:张国忠被人用枪呵责着借出了刘德华,永盛电影公司因不愿出借周星驰而致公司被枪击,金公主院线收到炸弹恐吓的电话等。李连杰当时正当火候,外埠价特高,在日本、台湾、韩国有很大市场,确有人想借李连杰拍片的事。
电影界是不单纯的,近在自己最亲近人身上发生的惨案,令李连杰感到香港娱乐圈太多恐怖。李连杰虽然与蔡子明认识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却是交浅言深,无所不谈,称得上感情深厚。李连杰少了遮阴的大树,得力的靠山,还得面对罗大卫的官司,富艺又为他筹备《新龙门客栈》,心里多少充满着落寞和感伤。
而罗大卫并没有因蔡子明之死而放李连杰一马。反因蔡的死,使以前一对一的形势,扭转为他更有优势而自得。
李连杰并没有把这件官司太放心上,他认为是中止合约,而不是违约,所以毫无惧怕之心。他认为:“一纸合约不能代表什么。正如一对夫妻结了婚发觉个性不合也可以离婚。我有信心对簿公堂。自己也不曾输。”
尽管历经无数风浪,任李连杰在港、台甚至日本各地有极好的票房号召力,为不少台、韩片商所青睐,处在十字路口的李连杰,实在需要一个有实力的经理人,来引他上路。
在这个当口,许多人认为李连杰会重投嘉禾的怀抱,因除了嘉禾这样势力雄厚的集团,几乎别无其他公司可以照顾提携李连杰了。
尽管“罢拍”给嘉禾上层带来了不满,但已时过境迁,而生意场上,利益所在,随时一笑泯恩仇,况且嘉禾一直想要与李连杰签约,否则哪里有这许多纷争、麻烦。
嘉禾一直对李连杰有浓厚兴趣。因为成龙近年已达极限,年岁已很大,在日本市场的声势已难再突破,他需要培养一个武术巨星来接替成龙,李连杰便是最好人选。
正当嘉禾满怀信心弄李连杰到手时,李连杰却一个筋斗,潜回了中国大陆,逃离恶风恶浪的香港娱乐圈,只想稍做休息静思,前途问题待身心修整后再作考虑。
再步辉煌
台湾奇人杨登魁甩手3千万,预购李连杰的3部版权,令他从经理人合约的官司中脱身。李连杰自创影业公司,连拍《方世玉》等系列,一年收入据称上亿。他与老师梦想武术进入奥运的机会。
李连杰因为蔡子明的惨烈事件,心情极度低落,被警方传讯调查,确定与命案无直接关系和责任后,于92年4月底离开了香港这个是非之地,回到生长之地北京隐居起来,近一个月时间,许多人摸不清他的行踪。
这几年在美国和香港的生活,给他的事业带来了转折,再创了一番天地,奠定了他在电影界的地位,但也充满了惊涛骇浪和人事矛盾。李连杰虽然在电影界已是当红之人,但内心却是寂寞的,倦鸟知返,回到阔别几年的北京,与家人团聚。母亲、哥、姐的质朴的感情,温暖着数历风浪的浪子之心。
已开拍的电影《新龙门客栈》,因蔡子明的死而群龙无首停顿整理,蔡子明生前台籍女友陈开心也没有把《新龙门客栈》接拍下去的气魄,加之经济的原因,这部影片也胎死腹中了。李连杰又陷入胶着状态。
回京调整一些时日后,李连杰也曾想过要离开北京,但出境申请被禁,起因是李连杰所持之厄瓜多尔护照因两国无外交关系而不被承认。他出境成了问题。所以他通知嘉禾说明情况。嘉禾不想放弃黄飞鸿第三集,徐克一拍胸口,大队人马北上,在北京郊外银村与李连杰会师拍摄黄飞鸿之Ⅲ——狮王争霸。
《龙》片停工后,李连杰为前途问题忧心之时,他的身价却日益增高,其卖埠价在东南亚不断飚升,据说身价当时也达二千五百万。这使他乾坤扭转再获生机。
李连杰在证明持有美国绿卡后,便可自由出国境了。这时他却不想出去了。尽管蔡的事故发生后,李连杰直接受到祸延,身价却不减反增。当时嘉禾、永高等公司都透过中间人接触他,以超过一千万的片酬请他拍片。另外台湾的片商也找他。李连杰冷静思考后,决定在大陆自组公司拍片。“地利、人和”这是他选择大陆之一大原因。他准备在大陆制作影片,再交由香港发行。
自组电影制作公司钱从何来?据知李连杰获得一位台湾片商的大力支持。在李连杰正为前途忧虑之时,台湾电影娱乐界的奇人杨登魁,以每片一千万的价钱,一口气向李连杰买了三部新戏的台湾版权,一次性付清三千万港币。片子未闻,三千万港币已进李连杰香港友人的户头,使自组公司的经济问题迎刃而解了。李连杰与罗大卫旷日持久的官司,也以李从杨付出的资金抛出七位数赔偿罗氏而告终。
杨登魁与李连杰从未谋面,全凭个性爽朗胆子大,而作此大决策。他说他喜欢博大。杨登魁也是个少说话多做事的人。李连杰说:“我听说过杨大哥的硬派作风,见面以来觉得他是一个以微笑说明很多答案的朋友。”
公司名字由来,据李连杰说:“五是我的幸运数。家中排行老五,五届武术冠军,五会带来好运,但公司用五字似乎不太好,于是改用五划的“正”来代替。东,即东方之意。”
这几部片由李连杰和杨登魁研究后组成导演和制作班子,李连杰做老板及监制,并担纲主演,导演元奎和策划许鞍华一武一文,互相辅助。他俩的工作不仅使李连杰完全放心,还无须太多操心,很轻松自在。他俩拍片水平,很令李连杰钦佩,拍片进度把握丝毫不差。
自创公司,当起老板及监制以来,他又用了一个新的名字为李阳中。
(资料来源:http://hi.baidu.com/gq0538/blog/item/5601a311d2bc2dc5a6ef3f57.html)


分享
我的博客
微博
回复列表(2)
添加新回复
回复需要登录
[聊天-公共聊天室]寻梦xunm:@a676774305,程序程序,有空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