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老王罪恶的上半生

o
@Ta 08-06 00:29 625点击
如题😕😕😕
内容应该会很长吧,长到我不一定有毅力写的完,慢慢来咯

老王于1992年10.24的午夜出生于四川某个山旮旯一个叫王家湾的小山村里,王家湾顾名思义,里面都是老王家的人啊🤔
整个王家湾只有一户外姓人口,不过我比较内向也懒的关心别人的事,至今没弄懂那家人怎么来的,印象里那家外姓人是城里的壕,几乎很少有谋面的机会
该山村坐落在一座叫“何大山”的“高山”下,估计怎么也有几百米高吧,一共十几户人,房子几乎都是依山而建
据说这山之所以不姓王却姓何是因为我们老王家是外迁来的人,直到我的父辈还从事过王家湾的开荒运动呢。
我们村下面就是个叫“何家沟”的地方,顾名思义,何家沟地形就是中间一条很大很宽的沟,两边住的人都姓何,所以就叫何家沟咯,他们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至于我们家呢,曾祖母是苗族人,曾祖父一点印象都没有,好像是打仗的时候被拉去当壮丁死半路了。曾祖母只生了我爷爷和我姑婆两人
据说我爷爷年轻的时候也是内向的一b,而我奶奶很外向,那时我奶奶看我爷爷长的俏两人就在一起啦,我奶奶的整个家族貌似一直就过的很滋润,就算因此当年被当成地主批斗过,现在后代个个也是单位人口。
我奶奶到我家来后日子就比她之前过的艰辛了,我家那会可是超级贫困户,毕竟就我曾祖母一个人养活我爷爷和姑婆,不过我奶奶除了外向还脸厚心黑,不然那年代也活不下去,更别说养活我父辈七人。
听我妈说我那素未谋面的外公就是因为内向腼腆大饥荒的时候不敢去别人地里 保管室偷吃的被饿死了
好啦,背景差不多就是这样,要我一个个说我父辈的故事,不知道还要扯多远,还是以我为中心间接的说点吧

本老王出生的时候肯定没有天降异象什么的啊,不然也不会这么戳
据说那会把我家大部分人高兴坏了,因为农村重男轻女现象比较严重,还有一小撮难过的人是先我之前生了两个女儿的大伯母。
听家人说我之前的91年我老妈还生了一个哥,不过难产死掉了,幸好当时是挂了,不然你们也不可能看到我在这发帖了。
我父母比较懒,一直就没考虑多生一个,一个好养不费力不费钱。虽然20多年后的今天我感觉ta们肠子都悔青了,悔不当初不多生一个备胎,现在我这戳戳的模样都找不到替代品。
5岁之前好像都没什么记忆,我都不知道我那五年干嘛去了🤔
估计日常活动就是吃喝拉撒睡觉并嚎啕大哭吧
5岁后记忆就清晰多了,因为我父母听说早读书的娃更聪明,于是五岁我就去幼儿园啦。然后开始了最不堪回首的一段记忆。😒
我们那小学校建在何家沟更下面的一条河对面,河两边种满了桉树。河上的桥有时下雨还会被完全淹没,我们挽起裤脚就趟水而过,别说,还特喵挺好玩的。
这小学只教幼儿园到4年级,五年级开始就要到镇上去读书
去学校差不多要走半小时左右,我还记得教我的幼儿园老师是一个姓杨的中年妇女,让我印象最深得是班上有个胖呼呼的恶霸,大家都叫他“二洋”,这家伙专揍老实人。
很不幸我被他揍了无数次都不敢反抗,有好多次都是比我大三岁在读二年级的二堂姐来帮我揍回去😒(哎,时间过得真快,我二堂姐的娃估计再过两月就要生了吧)
一年级的时候我多了两个小伙伴,都是村里年纪差不多的,我们三个就我最戳最老实,另外两个都是各有特色。
一个是隔壁何家沟的,跑的快尿的久,打架从来不会怂,一看就是将来的黑社会大佬。(好像从小就没爹一直是他爷爷在养)
另一个很世故圆滑成绩又超好,还是班长,我俩每天早上都抄他的作业渡劫。啥是渡劫?错别字吗?(这个去年过年母亲出车祸去世了)
接着往下看,下面你们会知道的。
我们从一年级到4年级都是一个姓曾的老师在教,所有科目都是他在教,什么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在农村是事实不是什么玩笑
我们仨还同时留了一级,鬼知道怎么肥4估计成绩太烂了吧🙄
老曾绝逼是心狠手辣的主,他的武器是长满倒刺的树枝,这玩意糊在手上就是血糊糊一条横
反正学校就盖在山下,也方便他去找这些东西
记得有次我们去田里刨零食回学校晚了几分钟
都站成一排伸出手掌让他挨个扇过去,就我惨叫了一半,其它人都面不改色,一半惨叫就是姿势摆好了嘴张到最大却没声音那种。
他主要教我们语文和数学 美术和体育偶尔会教
音乐课最好玩,几乎全程都在围观他拉二胡。

有次他又爆发了,全班所有人不背出乘法口诀表就不准回家,那会是下午放学时间,天马上就要黑了,
幸好我小宇宙爆发背出来了,天麻黑的时候回家了,之后那些同学是怎么回的家我就不知道了,农村天黑后除非少数时间的月明星稀能看清路,大部分时候都是乌漆嘛黑伸手不见五指,晚上独自回家对我们来说实在太吓人了,估计我也是被吓得。😒(几年后的初中我又被班主任留堂了,这次的目标是不认出声母韵母表就不准放学,幸好我认出来了,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打字呢)
小学4年级基本就这么过去,应该10岁了吧
然后就跑到镇上去读五年级啦,镇上有两大破烂王。
就是两家废品收购站的老板称呼,叫翁烂货和陈烂货,前者就是我姑公,就是我姑婆的男人。
住在废品收购站那段时间应该是我整个读书生涯里最好玩的一段时间。
姑婆有两个孙子,一个大我一岁,一个小我一岁,我和小的那个玩的最好,就是那会起我才有机会和他们跟着河流逆流而上去摸鱼捉虾。之前家里管的严跑远点都容易被打断腿,整天就在家里给地拔草,收庄稼,就算爷爷奶奶去赶集都要给我分配一堆农活才走,所以搞得我除了种庄稼什么都不会😒
另外两个堂姐反正是嫁出去别人家的人,任她们自生自灭,所以比我自由多了。

记不清我父母是什么的时候离开家里的,听我老妈说我老爸是我刚幼儿园那年就出去打工,她则是我读一年级的时候才走,之后的十几年我对父母都很陌生,偶尔通个电话我都不好意思叫爸妈,ta们过年也很少回家。
所以从小到大基本都是和我爷爷奶奶曾祖母外加两个堂姐长大,曾祖母在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去世了,大概活到了93岁。
她最后那几年爷爷奶奶对她还算不错,没有打骂,还经常隔三差五带些稀罕零食回来孝敬她,我老妈说是我爷爷奶奶害怕ta们虐待曾祖母的行为影响到我,以后长大了也对ta们不好,反正爷爷奶奶从来没给我带过这些东西。
所谓的稀罕零食就是些水果、包子什么的,她每次都舍不得吃,将它们藏起来留给我,毕竟我这辈就我一个带把的,她重男轻女的思想也是全家最重的。
曾祖母年纪太大经常忘记事情,等她想起的时候包子基本都发霉变质了,然后她把包子拿到我们农村烧火做饭的炉膛里去用火烤加热,嗯,这些焦味霉味肉味型号的包子可是我童年为数不多的美味之一🤔
记得有天中午我放学回家,我看到她把锅里的稀饭都煮糊了,狠狠的骂了她一顿,骂的她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现在想起来自己那会真是丧心病狂。
最后半年她彻底走不动路了,轮到我伺候她,那会我貌似懂事了不少,都是我给她煮饭。
我故意把稀饭里的汤给她多盛了点,心想病人喝汤比吃干的米省力,结果换来一顿臭骂说我是不是想让她早点死才故意给她喝汤。
其实有时我还真有这想法,因为我发现农村只有做红白喜事和家里来客人亲戚的时候才有机会吃好的,平时都是稀饭咸菜。😱
她去世的最后那天晚上爷爷奶奶感觉她快死了,ta们又不敢去确认,隔一会就把我摇醒叫我去喊她,我都不知道恐惧是什么东西,黑灯瞎火的一点都不害怕,这样一直打扰她到凌晨两点.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就看见她床上的被褥被扔在院子里的桃树上,瞬间明白我曾祖母过世了,除了意识到自己马上有机会大吃大喝外,什么感觉都没有,吃过早饭就跑去继续上学。
中午回家的时候偷偷看见堂屋里那口黑漆棺材才稍微感觉到了害怕,我们那里大人不让小孩看这些。
那天中午我果然如愿以偿的吃了一顿大餐😱
而我曾祖母被葬在了我家的一块地里,那块地是我们王家湾所有分配的地里面海拔最高的一块地之一,我估计是分地的时候自己父母内向老实不敢发表意见才得到了这块“好地”。
每次种庄稼都要扛着锄头爬山,或者收的玉米装在背篓里往山下背,来回一趟能折腾近一小时。别人家的地都在山脚或半上腰,就我家那块地,在往上面走都没路了,我们村开荒最高的地方就是这里,如果在没路的树林里往上多爬十几米就能直接爬到“何大山”山顶,山顶相对侧有一个叫“大石窟”的地方,据说采石的时候挂了不少人,流传出无数版本的鬼故事,我每次“捡柴”路过都怕的要死😱
现在看来那块地真的是好,只不过现在才体现出来,因为地形原因"何大山"被规划成了水库栏水坝一类的玩意,那些海拔低的地都被水淹了,而我家的地占的高淹不到,按政策淹不到的地方不予赔偿还是原主人拥有,说不定我以后可以去那块自己家的地钓鱼,我曾祖母的事情就到此为止~

五年级我就住在镇上姑婆家的废品收购站旁边租的一间两层小楼房里面,楼下几步就是镇上唯一的一条河,废品收购站旁边有一家牛肉屠宰场和木材加工场
隔壁是间废弃的粮站,粮站尽头几间屋子是一家超市的仓库,粮站院子老宽了,很方便玩游戏
镇小学五年级那会只有两个班,我还清楚的记得我们班就有120个人,摆满了密密麻麻没间隙的桌子,坐中间的我下课撒泡尿都要给十多个人说借过😒
就是从那会开始,直到初中毕业,我的同桌就一直没变过(唔,说起来我那同桌真不错,成绩好的没话说,作业也随便给我抄~~)
五年级的时候除了零花钱不够外还算过的古井无波无忧无虑,学校里每天都在混日子,放学后就和姑婆家最小的孙子去捡废品(前几年这娃当伞兵退役了,不知道又在忙什么,我现实里关系最好的朋友应该就是他了)
主要都是些铁钉之类的东西
捡来的废品就拿去给卖给姑婆,然后我俩就有钱买零食啦,姑婆的大孙子比我俩争气,他捡废品的钱都叫姑婆帮他钱存起来。
之后我就每周五下午回老家,周日又上街。
等到六年级的时候,有6个班,终于没那么挤了,然后从此开始了我的住校生涯,忘记为啥不住姑婆家了,可能爷爷奶奶怕麻烦人家了吧。
我六年级的时候最特么杯具,班里好多人都喜欢欺负老实人,把我的书传过来传过去,我满校园的追啊追。。
那会我也算是血气方刚,悍不畏死,可惜技不如人,就算偶尔逮到一个人拼命也打不过。
后来我那被分到另外两个班的同村小伙伴帮了我几次,而且班上又转学来了个弱智大汉吸引了他们的火力,我的日子才稍微平静了点。
还记得我和另一个叫桥小波的老铁被教语文的班主任描述成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又一次我又照常抄作文书里的作文应付作业,感觉太多抄着累,随便抄了几段。
然后班主任就说我抄的还不错,当着全班人的面把我抄的作文给他们念了一遍🙄
有天我看见隔壁一基佬拿刀在手臂上划的血糊撕拉的,问他这是在干嘛呢?
他说这是他们的兄弟印记,他们成立了一个组织,包括我之前说的同村小伙伴之一,这些家伙还在学校后山来了个歃血为盟,每人戳破指尖滴血到酒里喝了结拜,六年级就开始拉帮结伙了🤔
小学基本就是这样,接下来是初中🤔
初中据二堂姐说她所在的二班班主任是全校最好的老师,然后我好不容易卡进了二班,万万没想到。二班还是她说的二班,只是班主任跑到七班去了,从此七班成了所谓的“火箭班”只收成绩好的(我之前说过的同村小伙伴之一毫无意外的就在这班里,另一个跑到县城里读书去了,下次见面已是十几年后)
要是我们能一直跟随这个意料之外的班主任混满初中三年,估计大部分人都有机会变成人才。,我之前说的拼音就是他强迫着我学会的。
主要是他比学校其它人都努力,在我们初二的时候就考上公务员跑路了,现在好像是镇长了
他跑了后班上来了个高三小姐姐当我们的实习班主任,本来计划一个月,结果十多天就撑不住准备闪人啦~~走的时候让我们从两首歌里面选一首她最爱的歌教我们 
隐形的翅膀和后来,大部分选的隐形的翅膀,
实习小姐姐走了后,物理老师也是我们老王家的人来接盘班主任,据说这老王从良以前是街霸,满身都是刀疤,所以教学方式非常非常的暴力。班上像我这种老实人都不知道挨了他多少一巴掌就让人耳晕目眩摇摇欲坠的耳刮子,更别说其它人。
因为他,我们可以经常看到其它老烟枪同学在讲台前给我们表演生吞香烟。
不过这种粗暴的方式显然不是良好的教育方案,之后我们班的人就像脱缰野马,用他的话来说这叫群魔乱舞🤔
那会基本都是白天睡觉,晚上0点只待冲锋号一响便全寝室集结,然后统一翻墙出校去敲游戏厅大门,老板穿个花裤衩来给我们开门。
每晚也就消费几块钱,一颗游戏币要是玩好点能玩到天亮,其它人都长的大众脸可以从容不迫大摇大摆的从校门口回学校,就我特喵的长的奇形怪状,辨识度极高,每次走校门都会被门卫认出来。所以以后我都是独自翻墙回学校,有次刚翻到厕所瓦房顶上,无意瞅见一基佬在宿舍阳台上双手撑着下巴淡定的看我表演,那表情像在看猴戏,吓得我一个趔趄,差点踩穿厕所房顶掉下去。😒

初二那年第一次被同学蛊惑进网吧,之前虽然电脑瘾也不小。但是每周有一节微机课,两个人一台电脑自由发挥,勉强还能填满需求。
第一次进网吧玩的还是cs,后来“魔域”流行起来在也没碰过cs了,那几年时间镇上三个网吧换了无数个根据地,离开小镇之前终于合并在一起了,每晚22点准时关门
瘾大的我们经常在周末返校那天晚上,往返几十公里或倒着往城里跑,或穿过小镇往另一个小镇跑,就为了去网吧“通宵”魔域。
第二天早上返校免不了找各种理由骗班主任😔
那一年应该是06年吧,我爷爷也顺便去世了,他在这之前已经被检查不出的毛病折磨了三年,放假回家经常听见他的惨叫声,忘记是哪天,爷爷把我叫到他床前告诉我不用害怕,他以后变成鬼保证不会来吓我。
以后我竟然真的没有梦见过他一次,还记得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自己贪吃方便面(方便面那会对我来说也是万年尝不到的美食)
就骗自己爷爷说自己每天早上上学会很早,早上起来煮饭会来不及,还是给我买方便面吧。
然后他真买了一箱方便面回来,接下来的一年还是两年时间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在厨房里忙碌,忙着给我煮面条掺方便面😔
他应该是发现了我的小伎俩又担心我吃不饱才这样。其实我每天去学校那么早是为了在半路上的一个荒宅子里有时间抄小伙伴的作业,估计我爷爷要知道这事会气的棺材板都压不住吧。
好歹爷爷以前也是村长,有次我叫爷爷帮我做数学作业,他就会直愣愣写个答案写不出解答过程,简直绝望。之后再也没麻烦过他。
他还叫我给我爸写信,都是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写
我奶奶一直都很迷信,企图用她的方法救我爷爷,有次我看见她在所谓的灶神菩萨面前用针戳自己指尖,不知道是不是人老了,半天才挤出一点血。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她靠放血救人,以前无数个得了绝症的人来找她,她都是在我家那个佛堂里给这些人“打卦”,打好了“圣卦”就在神龛上的瓶子里倒的点水混点香灰给人家喝下去就完事。瓶子里的水是起码放了半个月的井水
可惜迷信终归是迷信,我爷爷最后据说实在是忍不了浑身都疼的毛病,绝食而亡的。
那时的农村人又没什么电话手机联系,他去世了我也不知道,等星期五我放假回家的时候在路上看到整条路都是纸钱,我就知道自己爷爷多半“解脱”了,他那病不但浑身剧痛,生活也完全不能自理这样活着也是生不如死。
所以我没有多难过,我那从小到大就任其“自生自灭”的二堂姐走一路哭一路。
我回到家里啥都没说就偷偷把爷爷生前一直戴着的一块手表给大卸八块粉身碎骨了,想看看里面有什么构造,我那会觉得爷爷去世后这东西就成了无主之物,所以。。后来才知道只是我二伯父送他的稀罕东西,怕别人惦记还故意伪装了外壳。。。
其实之前家里的电器除了电视我没拆过,任何东西都被我拆过 被拆过的电器99%的东西都会报废(毕竟螺丝刀都没一把,基本是刀削斧砍那样拆)。农村家庭其实也没几个电器 就是真空水泵电风扇 电表 节能灯 变压器。
我爷爷就葬在我们村赶集的一个坳口旁边,那片地方还有十几座老坟,大概是个什么风水宝地,这坟离大路近过年去上香也方便,只是地势有点矮,修水库可能会淹到。
家乡十几年都没人在山里种过地了,山路那些早被比人还高的杂草覆盖,所以每年去给我曾祖母的坟上香都有点幸苦。家族女性成员都不用去,都是我和自己的三个父辈去。
好啦,我爷爷的事说完了,现在时间应该到了07年,我初三了。

回复列表(22)
  • 1
    @Ta / 08-04 20:48

    后面呢?


    2018/08/03 18:05:

    才更新这么点?拖出去砍一百遍。


    2018/08/04 20:46

    强烈谴责排版不好看,本尊等你写完给你搞一个高清易读的版本。

    @老虎会游泳,不如考虑默认开启Markdown的解析?

  • 2
    @Ta / 08-02 20:30

    没见过山的娃姬长信api

  • 3
    @Ta / 08-03 00:41

    自传,,写入家谱
    虎友高配版(绿色)

  • 4
    @Ta / 08-03 07:05

    追更

  • 5
    @Ta / 08-03 16:37

    催更!
    *三年,你,我,她*

  • 6
    @Ta / 08-03 16:59
    我去😓
  • 7
    @Ta / 08-03 17:06
    这比看av还有意思
  • 8
    @Ta / 08-03 19:15
    催更
  • 9
    @Ta / 08-03 22:10
    催更
  • 10
    @Ta / 08-03 22:14

    有意思,催更
    啦啦啦啦

  • 11
    @Ta / 08-03 22:59
    太长,没看完
    这是一条小尾巴,你们不必羡慕!
  • 12
    @Ta / 08-04 18:34
    催更
  • 13
    @Ta / 08-04 19:44

    催更,顺便提一下,怎么没有提小学青梅竹马的美眉
    魅蓝 S6高配版(黑色)

  • 14
    @Ta / 08-04 21:53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看标题我就知道是你在发帖

    所有可能的结局,我都不意外!
  • 15
    o
    @Ta / 08-05 23:16
    @嘎嘎鸟提了啊,估计你没发现,我也懒得多说
  • 16
    @Ta / 08-07 10:25

    老王自传.等更
    红米Note4增强版

  • 17
    @Ta / 08-08 22:45
    看到方便面那段差点看哭
  • 18
    @Ta / 08-08 23:01

    没有女主角,差评😂😂😂

  • 19
    @Ta / 08-09 07:47
    楼主思维逻辑挺清晰的,文字也挺有趣
添加新回复
回复需要登录
[聊天-公共聊天室]胖罗:@寻梦xunm,QQ空间抓的视频链接地址…